【第320期

2020-08-03 04:15:17 标题分类:情感散文 关键词:散文, 兰花, 战争, 敌人, 战友, 时候, 什么, 一个人, 营长, 不知道 阅读:58

姓名:黄森,男,年龄:22岁,笔名:知北游。职业:大四学生,擅长:诗歌,填词,散文,小说。 养花人 我曾经走过千山,淌过万水,只为找到心灵的归宿,当我回首时,忽然发现,你早已不见了,我已经很久很久都是一个人,花店里角落的那朵兰花开了又谢,谢了又开,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和你的生生世世,当我望见兰花的枯枝时,就像回到很多年前的那一幕…… 如果你不曾遇见我,也许即便是乱世,你也可以独善其身…… 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地主家的儿子,优越的生活使我可以无忧无虑的度过一生,所以在闲暇的时候我总喜欢看些书,练练字,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,也没有特别厌恶的东西,身边的人都说我淡漠得不像一个人,而是天上的神仙,无欲无求。 后来战争打响了,年轻人尤其是读书人总有报效国家的梦想,自命清高的我也是如此,不顾父母的反对,我毅然参军,我也想如那班超一般投笔从戎,在史书上留下浓重一笔。 我的第一战就是我们县城边上的一个小山村里,我作为先锋部队的一员,和战友们打了一场偷袭战,战火硝烟其实听得久了反而并不吓人,营长夸我是天上的杀胚,第一次杀人居然不觉得害怕,其他刚上战场的人大多吓得手脚发软,连拿枪都在颤抖,我从来没有打过仗,这样的绞肉机一样的战场,我只顾着往前冲,子弹,炸弹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,我一向敬佩那些军人的马革裹尸,想着这样死去也不枉此生,所以我表现得比别更加悍勇。 杀一个够本,杀两个赚一个,这就是那个年代士兵的想法,我在那场偷袭战中受了伤,不得不退回后方养伤,也就是那时候我遇见了一生的挚爱——她叫兰花。 倘若没有兰花,我养伤的日子也是无聊透顶的,她家是村里世代的医生,不说医术高低,那份涵养也足以吸引我为她付出一切。人如其名,兰花长得不是很好看,但是那空谷幽兰般的气质深深想吸引着我。 她安静的时候仿佛路过幽谷的人,只闻其香,不见其人,她说话的时候,又如那蓦然出现在眼前的兰花,让人沉迷。 “啊,你也喜欢王阳明的心学吗?”兰花欣喜的望着躺在病床上的我,我清晰的记得那时候她的眼睛放着光,是找着志同道合的友人的兴奋。 我点点头:“嗯,我以为人立于世间,外物终究带不走也留不下,唯有一种精神才是永恒,可以无限放大。”事实上我当时的确说得没错,我活到现在,再也没有见过像兰花一眼纯粹的女孩子。 “对啊,有个词叫‘无愧于心’嘛……”兰花笑道。在兰花的帮助下,我的伤恢复得很快,我们的谈话也就至于心学便再无交流,那个到处都是硝烟战火的年代,遇见一个中意的人是没有吟诗作赋那样的风花雪月的。 匆匆相遇又匆匆别离,我再次奔赴战场。 “你还会回来吗?”兰花捏着衣角问道,她从荷包中取出一朵保存极好的兰花花瓣,郑重的交到我手中:“一定会回来?” 我想了想,曾经淡漠的内心似乎有什么必须坚持的东西了,坚定的说道:“会的!”敌人的攻势很凶猛,我看过现在的抗战剧,倘若那些入侵者当真那么蠢,那几年又怎么会死去那么多战友?我将兰花送我的花瓣郑重的房间贴身衣衫之中,视若珍宝。 战场之上,在我身边的一个战友,大家都叫他二狗子,他性格豪爽,可是就在我前面几步被机枪打断了腿,我的运气很好,真的特别好,子弹擦过我的身体留下血痕,并没有特别重的伤,也许是因为有了某些活下去的理由,我变得惜命起来。 营长很喜欢我这个不要命的士兵,教了我许多关于在战场如何杀敌又怎么尽量减少自己受伤的方法,我将二狗子拖回战壕,看着战友一个个受伤倒下,在国家面前,什么儿女私情都是扯淡。 我当时端着枪就冲了出去,子单从我身边呼啸而过,我心里再无顾忌,瞄准,射击,那一战我杀了大概五六个人,只是受了些轻伤,胜利之后,我还在默默的说道,应该是我心有所念,老天都不愿意让我死去,哈哈,也许真的是这样吧。 和部队回去的时候,兰花就在村口望着,那伸长的脖子和期待的眼神依旧浓浓的担忧让我心里一暖,眼泪差点就忍不住落下来,战争年代时候的男女之前就是那样简单,彼此都很喜欢,那就在一起吧。 营长当世拍着我的肩膀说:“我说你小子,刚出来打两场就和人家姑娘好上了,不愧是老子带的兵!不错,去吧,老子给你放个假!” 营长曾经开玩笑说,要是这不是战争年代,以我的相貌和才情,怕是会祸害不少良家女子,当时我笑着说:“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饮。”倘若遇见的那个人不是兰花的话,我想我真的食言了。 “兰花,我在这儿呢!”我跑出队伍,朝着兰花跑过去,我看见她眼角的晶莹泪珠,还有那如释重负的笑容,那一刻她好像什么都不顾了一样朝着我跑过来,扑进我怀里,她抱得很紧,生怕会失去我一样。 “哟,咱们的大才子有媳妇咯……”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,战友们也跟着喊了起来。 “哈哈哈……娶媳妇啦……”兰花的脸被他们这一闹变得通红,我拉她的手赶紧离开,再让这些家伙说下去,指不定会说出什么浑话呢。 “我已经向首长申请了,他允许我作为医疗兵加入部队。”和兰花散步的时候,她有些担忧的告诉我,生怕我不同意。 其实那时候我并不担心,倒不是说我能保护她,而是觉得不论做什么,有人陪伴真好,况且在当时的情况,她要走,可能也走不到哪儿去,而且连续两场胜仗,我颇有些骄傲,想着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将敌人赶走,然后我和兰花就可以结婚了,再生一大堆胖小子,安享天伦。兰花加入之后,见面的机会就多了许多,敌人也给了我们一个蜜月期。那时候的粮食不多,每次轮到我放哨的时候,兰花总会偷偷过来带给我一个窝窝头,她总是吃得很少,然后全部都给我。 “你多吃点,打仗才有力气,早点把他们赶走,我们才能真的在一起……”兰花总是在这样说,开始我还会和他分一半,最后她都给我了,吃完之后,因为敌人暂时没有集结,放哨也相对要轻松一点,战友给我打掩护,我和兰花就去不远处的山坡上,望着天空的星星。 “你送我的那朵兰花,我一直珍藏着……”我从怀中小心翼翼的取出花瓣,兰花依偎在我的肩膀上:“等战争结束以后,我们一起开一个花店……” “嗯,好,然后每天浇浇花,散散步,我写诗,你研磨,你读医书,我为你泡茶,”我忽然转过头看着兰花坏笑道:“再生一堆大胖小子……” 兰花一巴掌拍在我的头上:“美得你!”和兰花在一起的时候,总是十分的安宁,忘记硝烟,忘记战火,没有枪林弹雨,也没有血肉横飞,好像她就是那个世外桃源。 “你知道不知道,和你在一起的时候,我觉得特别安宁。”我轻轻的说道。兰花微笑着说:“我也是呢,在没有遇到你之前,我以为我的一生就是和那些药草医术过一辈子了。” “遇到我之后呢?”我问道,兰花昂着头,眼里倒映的全是我,她的眼睛在这黑夜里闪闪发亮犹如太阳:“当然是……和你过一辈子了。”我从来没想到她会这么坦白和大胆,因为这样的坦白和大胆,我的内心被温暖包裹着,好像有什么东西不知你不觉走进了我的心里,深深的扎根。 在这之后的许多日子里,我和兰花都是这样度过的,真正的战争不是电视剧,可我们真的有不一样的浪漫,在战火硝烟中,有人和你一起,努力的,无畏的想要一家花店,一个安宁的家,就有必须活下去,坚持下去的理由。 战争有胜负,不论那个敌人是你敬佩还是怨恨的,我们一次失利不得不撤退到大后方以作决战,在撤退的过程中,我和三个战友都受了伤,为了不影响大部队撤退,我们自愿留下来吸引敌人的火力。 “张有才!”兰花怒吼道,眼泪铺满了整张脸,“你给我回来!我可以治好你!”我的心忽然抽痛起来,眼睛酸涩不堪,我转过身,和三个战友互相搀扶着朝着旁边的山林走去。 “张有才!你混蛋!”兰花伤心的喊叫渐渐没了声音,那张悲伤的脸庞也被接下来的追杀所隐去,我记得那天兰花是被人强行拖走,我侥幸活下去,才听营长说,他可是差点将兰花军法处置,才让她安静下来,在我不在的那段时间里,兰花伤心了一阵子,便开始去学用枪:“如果他死了,我还能拿着钱替他杀一个敌人,也不枉我们相知一场。”这就是兰花的理由,营长说兰花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子,这在之后发生的事情终于让我痛入骨髓的发现了这一点。 说实话,傻子才不会爱惜生命,那个年代的士兵都是将脑袋拴在裤腰带上打仗的。我们脱离部队之后进入山林,敌人派了一个大队追踪,我们身上都有伤,只能马不停蹄的逃走,尽量吸引更多的火力。 第一个牺牲的战友我都不知道他叫什么,因为没有补给又找不到水源,他实在坚持不下去了,将自己用藏在一个山洞之中,等敌人全部追踪我们剩余几个人之后,他拿着我们全部的手榴弹,将那一个大队几乎全部弄死了。 我们趁机将剩下的人杀了,夺了装备和补给,继续逃亡的路程,因为敌人损失了一个大队,于是搜捕变得更加严厉,在山林里我们失去补给,一下牲畜踩过的泥土陷下去,里面汇聚的水就是我们的宝藏,在找不到吃的时候,树皮草根都是美味。 若是有小溪什么的,里面的鱼都是生吃,生火害怕引来敌人,那段时间,我们一个四个人,牺牲了两个,一个是活生生被饿死的,敌人找到他的尸体将他悬挂起来,为了引我们出来。朝夕相处的战友啊,怎么能这样被侮辱,我和剩下那个战友商量要不要摸回他们的大本营,“反正活不了,人死鸟朝天,不死万万年,临死之前干票大的!”我恶狠狠的说道,他当即和我拍板,我们绕到他们大本营,离我们脱离不对已经快半个月了。 我们本来打算将他们的指挥部端了,却意外听到他们集结打另一个县城的情报,准备一个人留下一个人返回。 “你回去报告首长他们,我留下!”战友斩钉截铁的说道! “去你妈的,咱们也是一起经历生死的人了,要走一起走!什么留不留下的?!”我压低了声音说道。 “你还有人在等着,”战友轻轻说道,“老子的父母妻儿都死在这群杂碎手上,活下去也没事念想,大才子,人家姑娘那么喜欢你,别让人家寒了心!” 说完,他抱着手雷就摸了出去,我不敢再上去,返回身就跑,一个人活着,比两个人死去有意义,这次逃跑是我一生最为愧疚的事情,可是战争就是这样,容不下儿女私情。 我摸了摸怀里的兰花花瓣,老天的眷顾和兰花的守护,我一直活着。 等我回到大部队的时候,完全就是一个野人,差点让哨兵给打死,蓬头垢面浑身漆黑,首长亲自接见了,我连忙将得到的情报告诉首长就晕了过去。 醒来的时候兰花正守在我的身边,趴在床沿睡着了,我挣扎着起身想要摸一摸她的秀发,却又害怕这是一场梦,颤抖的手让我唯恐伤了这朵空谷幽兰,我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的激动和不敢相信,我真的又再一次见到了她。 “兰花……”我轻轻叫道,她应该是太累了,呢喃一声:“混蛋。”又继续睡去,“兰花。”我继续叫道:“兰花……” 她终于睁开了迷蒙的睡眼,长长的睫毛抖动,刚刚睡醒的慵懒,透着一丝娇憨,我真的被她的模样迷住了,哪怕是如今想起也是那么的动人心弦。 “啊!你醒了!”兰花扑到我的怀里,眼泪如决堤的洪水般涌出,我们紧紧拥抱再一起,仿佛世间再也没有可以将我们分开的东西。我嗅着她发丝间的清香,此刻我们的心早已经远离了喧嚣,不再见分战火硝烟。 “嗯,对不起……”我不是一个擅长哄女孩子开心的人,我知道这段时间,她一定很担心我,我们在病房中说了许多话,我因为受伤并没有参与这次战斗,兰花说我带回的情报很有用,这一次完全是大胜,敌军暂时没有实力与我们打仗,短暂的战后和平成为了我和兰花最快乐的时光。 “每一朵花都和人一样,是有情感的,你好好对它,它也会懂你的……”我和兰花依偎在一起,说着战争结束之后的美好生活,因着兰花对于花的喜爱,我对花也是爱屋及乌变得很喜欢。 悲剧的上演永远不需要铺垫,因为它在下一刻就可能发生,我从来没有想到我和兰花的爱情就结束在没有结束的战斗之中,我甚至无力挽回…… 敌人采用了从未用过的夜袭战术,我们被打得措手不及,而我和兰花也就是在这次袭击中失散的,我没有勇气去想兰花怎么样了,真的不敢,我害怕! 在之后统计名单中,兰花的名字被列在了阵亡名单之中,我顿时觉得天旋地转,强撑着身体,我必须去前线,我要去找她,没有尸首,她一定还活着! “你放开我!我要去找兰花!”营长死死的抱住我,我用尽了力气挣扎,被他们合起来按在地上。 “你冷静下来!她已经死了!”营长咆哮道! “她不会死的……”我难得的眼泪便留了下来,很酸很涩,“她怎么会死……”我以为在这样的战场我是不会遇见小说中的儿女私情的,可是当我真正拥有的时候,我真的可以体会到古代那些帝王爱江山更爱美人的心情,我可以为了她不顾一切! 营地里的人都偏过了头,他们看不下去,从战争打响,我们都见过了太多生离死别,可是越是看得多了,我们才越能感同身受,那种深入骨髓的痛。 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想象那种煎熬的,在希望和绝望之中徘徊,每一条从前线传回来的消息都伴随着失落,一只无形的大手掐着你的脖子,恶狠狠的说:“绝望吗?哈哈,绝望吧!” 在之后的日子里我好像真的冷静下来,每一场战斗我都冲得很凶,胸口的兰花花瓣很温热,我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,于这个世界而言。 我真的将兰花当作死了,可是老天总喜欢捉弄有情人,不论时间地点,它好像觉得这样真的很有趣,我看见了活着的兰花,她被吊在树上,敌军指名道姓的要我出来。 望着被吊在树上的兰花,我看见她笑了,那样的凄美,她还活着 ,而我见到了她,我要带她回去! 我知道敌人是恨我带回的情报让他们蒙受了很大的损失,我冲出了战壕,冒着枪林弹雨,朝着兰花跑去,那一刻我忘记了生死,忘记了在哪里,我只知道兰花在那里,我也去抱着她,再也不要分开,死在沙场,也许在很多年以后这里也会长出两朵兰花呢。 不知道是不是敌人存心要捉弄我,反正我没有受伤,只是手臂被打穿了,但并不影响我的行动,我感觉不到痛,只有心酸和悲哀。兰花一定受了许多苦。 我救下兰花之后,带她躲到了旁边的掩体之中,我捧着那张魂牵梦萦的脸,布满了泪痕,我再也不用压抑内心的煎熬,放声大哭,没有什么比最珍贵的东西失而复得更加让人感动的了。“我见到你了,她们说你死了……”我笑着,抽噎着:“以后再也不要分开了……”我没有注意到兰花肚子上的弹孔…… “我也很高兴……见到你最后一面……”兰花轻轻的说道,她的眼角流出了清泪,我低下头一看,剩下那刺眼的鲜红仿佛一把尖刀刺入我的心脏:“不……不是这样……不是这样的……”我想要捂住伤口,让它不要流血,它好像在嘲笑我的无能为力。 “傻子,你……你……好好活着……不要怪我……”兰花缓缓闭上了眼睛,双手垂落下去,兰花死在我的怀里,我抱着她的尸体,怔怔发呆。 “啊!”我疯了一样的怒吼:“你……我……说话了要一起种花,还有生一大堆孩子呢……”那张静默的苍白的脸。 她曾如夏花灿烂,此刻如秋叶般静美。 我仿佛感觉黑暗将我笼罩,我被世界抛弃,无奈,绝望,痛苦,心像是被刀搅碎一般,我想要哭,想要咆哮,可是当感觉兰花渐渐冰冷的身体,一切的一切到嗓子便再也发不出,只有无声的哭泣,酸涩的嗓子让眼泪更加肆意,我向着所有人都展示我的脆弱。 看着搂着兰花无助哭泣的我,营长他们再也忍受不了:“草他祖宗的,兄弟们!干死这帮杂碎,替兰花报仇!” “杀!” …… 我们从来不会害怕血拼,子弹打完了就用刀,刀倦了就用嘴咬,我用嘴将敌军指挥官的脖子咬得粉碎,那是一场惨胜,我蹒跚着脚步朝着兰花走去,她的尸体已经在战斗中被炸得粉碎,那满地的碎肉……我不知道那一块才是她的。 “哈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”我仰天大笑,充满了苦涩,无奈和心灰意冷,怀中的兰花花瓣染满了鲜血,变得支离破碎,好像兰花本人一样,我将她送我的兰花花瓣挥洒在这片绝望的土地,从此我只是一个人了。 后来审讯俘虏之中,我才知道兰花受了多大的委屈!那帮畜生一样的东西,简直该千刀万剐!“嘿嘿,我们一个大队的人凌辱了她,她竟然还能活着……”俘虏说道。 “砰!”我一枪打爆了他的头,我的心很冷,我不要再有什么顾忌,她是幽谷的兰花,尘世的人如何可以亵渎? 兰花说了一些情报,忍受着非人的凌辱,她只是想活着见到我最后一面,想跟我道别……我不知道那需要怎样的坚强,需要怎样的大毅力,一个女孩子,最重要的名节,一个战士,最重要的骨气,她到底在那段时间承受了多少,兰花给我的爱太沉重,让我自惭形秽。我时常在想要是她不曾遇见我,也许就不会经历这些,她应该就像空谷的幽兰,在那里远离尘世,和一个不是很喜欢也不是很讨厌的结婚生子。 战争结束之后,我去了很多地方,看过许多风景,只为找到和兰花喜欢的那种兰花一样的花,现在那朵花在我的花店里,躲在那个角落,独属于她的世外桃源,不用被人观赏,也不用为喧嚣烦恼,我最喜欢在空闲的时候,捧着茶和她说话,兰花说的没错,花也像人一样有感情,你看,我说话的时候她总是摇曳着身躯,我知道兰花还在…… 她从来没有离开过我……我一生不曾娶妻,我忘不了兰花,忘不了那段岁月里所有与她有关的一切,空中飞舞的破碎的兰花花瓣,凄美异常,深深的刻进我的心里,脑海中,我余生的岁月里。

联系邮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